行业观察

中国旅游共享经济,你的未来还远 | 左驭旅游洞察 2017-09-17 11:07:58    作者:王亭(Alex)


中国旅游消费需求数万亿级,市场更需要的是不同程度的集中式的产品与服务供给形式,快速、高效响应需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从优到异。


1460709365962.png


我从2010年开始关注国内O2O、在线旅游以来,正好赶上国内旅游共(分)享经济之风刮起。“共享”更多站在需求侧,“分享”则更多站在供给侧。本文统一以共享经济论述。

从住宿共享经济的爱日租、途家,到小交通共享经济的滴滴、快的,到目的地服务共享经济的世界邦、丸子地球,再到出行单车共享经济的摩拜、ofo,发展的势头如火如荼。在资本的支撑和助力下,少数企业的模式和运营快速异化、迭代,演变为租赁经济,求得生存,极少数借此成长为相关领域的独角兽,而更多企业则并不幸运,疯狂地上演了一出出“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的戏码。

虽然在当前的旅游及出行行业,大家还会高频地使用“共享经济”这一术语和概念,但根据我对行业发展的观察和思考,明确的说,旅游共享经济的未来还远。站在产业发展角度给出这一判断,无意于看空或者贬低,但求能帮助自己和他人更好地挖掘创业价值或投资机会。


一、共享经济的定义


在展开论述之前,先明确下我眼中的共享经济模型。我认为共享经济是资产的所有者在拥有和使用某项资产的同时,将部分过剩的使用权相对碎片化、高效地有偿提供给市场上其他用户的规模化的行为模式。

共享经济是真正站在社会的角度,不以损害任何成员利益的前提下,提升各方综合效益和体验,提升社会整体效率的帕累托最优模型。


20160504102155_42886.jpg



二、共享经济六要素

真正的共享经济应该具备如下要素:

1)供给方既是资产的拥有者,同时也是使用者。拥有的身份是基础,使用的身份是必要条件,如果不同时是使用者,则同等条件下仅仅构成了租赁关系,例如目前国内市场上的专车和单车,均因资产的所有者并不具备资产的使用角色,所以模式定位上仅仅是资产的分时租赁。

2)供给必须结构性过剩。供给必须上升到中宏观层面才有显著地市场价值,否则,仅仅是微观层面极少的供给过剩,则无法规模化和追求规模价值。

3)供给需相对碎片化地提供给市场需求方。以碎片化的方式将供给推向市场,和第一个要素有相关性,如果是长期整块时间的方式提供,则偏向长期租赁,会影响到资产供给方的正常使用,与“既是资产拥有者,又是资产使用者”相悖。

AIRBNB.jpg

4)高效地信息撮合方式。在软件时代甚至更早的经济时代,即便供给和需求的匹配潜力有多高,都无法完成之间的高效管理和匹配,也无法保证服务的交付和交易的完成。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5)提供方式必须是有偿提供。有偿提供意味着产生交易,交易的产生意味着商业价值。免费的东西往往是最贵的,有偿往往意味着整体上的经济和高效。

6)规模化的市场需求。这意味着市场需求也具有一定的规模,要么高频要么刚需,如此,过剩的供给才能有市场买单,形成交易。

共享经济领域最著名的两个案例莫过于Airbnb和Uber,对标上述核心要素,这两家巨头从创立起就以接近完美的方式践行共享经济的核心精神,分别在住宿和小交通方面提供了区别于传统生产方式的解决方案和服务体验,获得了广泛的市场认可和资本认可。


1476388048618632480.jpg

 


三、中国的共享经济短期无法成为消费市场主流


反观国内,住宿共享经济的途家、小猪、木鸟等纷纷转型成托管运营和短租模式,出行共享经济的滴滴、快的则转而以品质租车为核心商业模式,虽然在这些公司也有非常纯粹的共享经济类型的产品供给,如短租平台上少数的民宿供给,滴滴平台上兼职私家车或者顺风车,但这些都不是平台服务的主流形式,基本可以忽略。其他旅游的共享经济服务业都出现了类似的问题,要么平台转型(涉及资产的转型成租赁模式,涉及服务的转型成为C2B2C平台),要么苦苦支撑难以为继,为什么如此?


起初大家归因为国内普遍缺失的民间信用,导致共享的资源方和需求方无法较好的相互认可和匹配。但结合梳理出来的六大要素来看,核心的原因是主流的供给无法满足多层次的主流需求,主流供给缺失包含两个层面:1)供给的层次不够丰富,2)优质供给供不应求。这直接决定了旅游共享经济的前两个要素不成立,短期内旅游共享经济的尝试注定不可能走到当前消费市场舞台的中央。

20150706074018308ee_550.jpg


四、供给缺失,中国旅游消费坐拥更广阔的空间

供给缺失的巨大落差,给旅游创业者或者投资人基本关上了“共享经济”的窗,却打开了更广阔的空间。日本作者三浦展先生在他的著作《第四消费时代》给了大家思路,日本的消费市场一路发展至今可以成为中国消费市场演变的参考。三浦展先生把日本的近代消费市场划分为四个阶段:

1912-1941为第一消费时代,是少数中产阶级享受的消费;

1945-1974为第二消费时代,乘着经济高速发展的春风,以家庭为中心的消费势如破竹;

1975-2004为第三消费时代,消费的个人化趋势风生水起;

2005至今,日本已进入第四消费时代,即重视共享的阶段。

由于中国经济的多元化和多样性,我认为中国目前的 消费阶段融合了日本前三个时代的特点,并呈现哑铃状,即中国消费主体已经呈现第二代消费特点,进入以家庭为中心的消费状态,一线城市的典型用户则开始进入第三时代,部分落后地区的消费则还是中(权)产(贵)阶级消费为主。旅游作为大众消费举足轻重的内容,概莫能外。

从中国旅游消费发展关键时点来看,2012年三公消费退出舞台是风水岭,2013年之后的中国旅游消费市场一马当先,进入发展的快车道,相较数万亿级的旅游消费需求,市场更需要的是不同程度的集中式的产品与服务供给形式,快速、高效响应需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从优到异。

彼时,中国旅游乃至消费市场才将步入共享经济时代。